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付亮在融合大背景下应启动宽带扶持计划与融

时间:2018-08-19 20:48:1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付亮:在融合大背景下应启动宽带扶持计划与融合监管

金融危机促使诸多国家启动了宽带战略,后金融危机时代,宽带战略热情不曾被减,反而美国、韩国等国家都纷纷推出自己的宽带加固计划,更多国家则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宽带计划。国家主导宽带国家战略发展已经成为潮流。

日前,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表示,宽带络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指标,提高速应成为哈国家优先任务,他责令哈通讯与信息化部、教育与科学部、财政部、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和哈萨克电信公司在最短时间内制定相关方案,努力将哈萨克斯坦的宽带打造为世界领先水平,赶上目前拥有世界最高速水平的韩国。

哈萨克斯坦的宽带发展水平因此将达到何种程度姑且不论,宽带战略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番。那么,我国的宽带战略应如何实施?在大融合背景下,电信业改革重点是什么?就此,本报采访了著名电信分析师付亮。

宽带繁荣背后隐忧凸显:应用匮乏

宽带络是信息社会的基石,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发挥着先导作用。据了解,美国在同中国赢得未来的竞争中,已经将宝押在了宽带上,制定了21世纪宽带战略计划。2月4日,美国白宫发表美国创新战略报告,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赢得未来构想,提出5项新计划,其中一项是发展无线络计划,在未来5年内使美国高速无线络接入率达到98%。

不单是美国一家实施宽带加固计划,韩国亦是如此。其不仅不满足于全球速第一的美名,还于近日表示将会在2012年底之前使韩国家庭速达到1Gbps,这样的超高速将为韩国家庭用户提供相当丰富的络服务。

在我国,宽带发展水平和进步程度令人称赞,十一五期间,我国宽带络的指标性数据翻倍增长。据中国电信介绍,十一五期间,中国电信加快实施企业战略转型,优化资源配置,加大络建设力度,实现了宽带络的快速发展。其中,宽带络投资约1500亿,宽带端口超过1.1亿,无源光络PON内置端口超过2000万,约为2004年宽带端口的5倍。目前,中国电信在宽带用户接近7000万。ChinaNet骨干互联带宽达到20T,国际出口带宽达到440G。

不过,付亮认为,即使取得这样的成就,我国宽带也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他说,我国宽带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其对社会经济、民生等方面的贡献能力还远远不够。

他认为,宽带发展应在国民经济发展、社会信息化、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中发挥更大作用,目前的宽带市场,存在普及率低、带宽不宽、收入贡献度不高等问题;同时,业务发展还面临应用型业务匮乏、价值链合作不畅、恶性竞争、终端普及率低等阻碍因素,显然,很难充分发挥宽带在消除信息鸿沟、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等方面应有的作用。

调整相关隶属关系,让行业更符合市场规律发展

那么,我国应该如何发展宽带?很自然地,付亮将讨论焦点引到近一周社科院关于第五次电信改革方案的热点问题,付亮认为,该方案过于理论化,总体上看,该建议提出重组的目的,对现在竞争环境的分析都还算到位。但是,该方案的核心本身是建立在现有机制广电总局和工信部条块分割的基础上的,这就决定了该建议根本不具备任何可行性。

据付亮分析,该方案核心问题有两个:一是由广电部门全面负责宽带内容媒体的监管,包括宽带产业内容经营许可的发放,宽带内容市场监督管理。新组建的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全面负责互联内容、广播电视媒体内容的运营和服务;二是工信部专心致志地监管电信市场的运营与竞争。中电信、联通、中移动三家运营商,可以专心负责宽带互联接入的建设与经营,向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付亮认为,该方案的设计者,将广电部门和新组建的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放在一个段落,而将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放在另一个段落。其寓意明显,就是将宽带内容经营和监管划归广电部门,而工信部只管电信服务的运营与竞争,并且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是广电旗下的企业,而中电信、联通、中移动是工信部旗下的企业。

由此延伸来看,该方案并未解决实质性难题,首先,电信、联通、中移动并不隶属于工信部,而是隶属于国资委,工信部只是负责行业的管理。提供宽带服务的运营商,不仅有中电信、联通、中移动,还有许多小的宽带运营商,也包括广电口的有线公司,如北京歌华有线、上海有线通等。

其次,广电部门并不是宽带内容监管的唯一部门。宽带只是一个通道,上面跑什么都有可能。广电部门的管辖权限仅限于从传统的广播、电影、电视延伸到互联的络音频、络视频内容。、文字内容归出版总署管辖,而络游戏由文化部管辖,还有其他部门有局部内容的管辖权,可见命题本身就是个错误。

最后,规划中新组建的国家广播电视络集团并不是唯一的宽带内容经营商,事实上,宽带内容经营商还包括广电口的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广,新华社的新华、新华电视,人民社的人民,千龙牵头的北广传媒更包括门户站的各个频道,并且这些频道包括了视频、文字、图片、音频,以及全新整合方式等的不断出现。

此外,从近几年的政策调整及行业监管成效看,广电部门对络内容的监管,远落后于出版总署和文化部。基于这四点,付亮认为,该方案考虑远不够全面、不够成熟,不具备可行性。

建议在融合大背景下启动宽带扶持计划与融合监管

那么,促进我国宽带发展的关键点究竟在哪里?从付亮对社科院所谓第五次电信业改革方案的评价中,我们可以认为到,融合已是大势所趋,在此背景下,不管是现今哪个部门管理都有所欠缺,所以,融合背景下就需要融合的监管思维,付亮认为,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各拥实体,又各管一段的条块分割、政企不分,正是限制形成有效竞争格局,阻碍宽带发展、限制三融合进程的症结所在。

因此,我国促进宽带大发展首先应尽快成立如美国FCC似独立的监管部门,做到监管中立,并在有效监管下实现络中立,只有这样,才可能打破壁垒,推动行业朝符合经济规律的方向发展,目前我国成立独立的国家络监管机构的时机已经成熟。我国应该勇敢走出这关键的第一步。

其次,国家促进宽带战略发展应有更灵活思路,宽带扶持与鼓励竞争应同步,在条件成熟的地区应鼓励打破壁垒、公平竞争;而在相对落后的地区,最好以排他性服务以及资费、服务等方面的限制,推动服务者积极布局偏远地区宽带普遍服务,国家还应该考虑给予部分地区用户补贴

付亮在融合大背景下应启动宽带扶持计划与融

最后,国家应该积极出台政策,鼓励宽带、信息化应用,以应用带动宽带服务需求,拉动行业发展。